艺苑缀英丨文林墨海多情种,广宇高天大丈夫

更新时间:2019-01-10

何谓大写意?大写意之“大”并不在于其视觉情势之宏伟醒目,而在于简单的一点一划、一枝一叶中便有磊落伟岸的气度;大写意之大在于情怀、笔墨与涵养的广大与深厚。

苏高宇先生以大写意名世,非大丈夫不能成其大。

文林墨海多情种,广宇高天大丈夫

工笔精神既是文明的,也是造作的。在文化层面它器重笔墨是否有着历史的厚度,点划是否内蕴着金石味与书卷气。于天然层面则强调艺术家感想力的原发性:与自然一气相通的最本源的痴与真可能冲破种种僵化的文化形式,而让活气与天趣流动于笔端。苏高宇的绘画所体现出来的大工笔精力正在于此。

绝对非写意性绘画而言,写意画的笔墨更存在一种独破性的价值。写意画水平的高低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线条的表示力、生命力以及历史厚重感。这种线条的表现力与生命力并不在于线条的造物赋形的才干,甚至也不在于线条的粗细方圆、轻重缓急所具备的形象美感,而在于这种线条是从古典书写传统中反复锤炼出来的,是历史与个体的对话融会的结晶。苏高宇的线条体现出深厚的书法功底,他以颜真卿为底子,取其朴正端方,又糅合了明清文人书法的精神,既有碑的朴厚遒劲,又有着帖的风流圆畅。老辣而沉着,放逸而内敛;收放自如,既见情见性,又有着历史的厚度。

文丨刘泰然

笔墨既是文化的彰显,也是造化精神的表白。中国艺术从近代以来始终受到各种古代性的理性建制的影响,学院化教诲更是窒塞了人的原发感触力与发现力。苏高宇先生的心灵中却好像涌动着源头处的活水,让他的画赌气勃发而天趣盎然。他从不追求完整圆熟,而是以残缺显凝聚,以朴拙存负气;他好像一次次试图忘掉那些经过艰巨训练才获得的技能,让自己熟悉的货色从新变得陌生。于是,那些兰花、竹子、梅花、荷花每一次都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跃然纸上,旁逸斜出,纵横舒展,以千差万别的方法展现自己的生命状况。似乎画家在每一次作画时都试图让自己遵从笔墨的驱遣,让那些有性命的事物本人成长出来。每一次创作都成了天机自张,随机应化。